热99re久久精品这里都是精品

  • <track id="iqkyb"></track>

          <track id="iqkyb"><div id="iqkyb"></div></track>
        1. <source id="iqkyb"><thead id="iqkyb"></thead></source>
          <track id="iqkyb"><span id="iqkyb"><em id="iqkyb"></em></span></track>

          <track id="iqkyb"><div id="iqkyb"></div></track>
              1. <track id="iqkyb"></track>
                礦山工程全方位服務者
                 029-89551388
                新聞資訊
                當前位置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技術知識

                礦業并購的三種方式及詳細分析

                發布時間: 2024-05-31 來源:
                實踐中開展礦業并購,主要采取如下三種方式:

                (1)資產收購,直接收購探礦權或采礦權。

                (2)股權收購,收購礦業公司的股權,或者向礦業公司增資,間接實現控制礦業權的目的。

                (3)通過設立合資公司的方式由礦業權人和資金方合作勘查、開發礦業權。

                一、資產收購方式

                通過資產收購方式實施礦業權并購,主要是指直接收購探礦權或采礦權的方式,其核心特征在于礦業權人發生變化。

                  1、資產收購的適用情形

                由于礦業權轉讓需要經過自然資源主管部門的審批,且同時需要變更安全生產許可證等其他審批文件,導致直接收購探礦權或采礦權的程序相對復雜,周期較長。另外,綜合稅負成本也比股權收購的稅負成本要高。所以,除非是特殊目的的并購需要,或礦業權人出現了極端情況外,該種方式在實踐中很少被采用。

                但是資產收購的方式之所以還存在,必定有其合理之處,在一些極端特殊的情形下使用,不得不說也是一種“最優”的并購手段。例如,在目標公司負債較多且或有負債無法核驗,或者目標公司歷史沿革瑕疵或缺陷無法彌補等情況下,采取資產收購的方式,可以規避未來承擔負債的風險。另外,在目標公司業務冗雜、非主業資產及人員眾多的情況下,將擬收購的礦業權單獨予以收購,也是一種經濟的選擇。

                  2、礦業權轉讓合同的特殊性

                由于礦業權轉讓具有物權和行政許可的雙重屬性,我國法律對礦業權轉讓合同的效力有特殊的規定,即必須經過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審批通過后方可發生法律效力。對此,實踐中對該類法律規定不存在爭議,也容易理解。但是在礦業權轉讓合同簽署后,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審批通過前,礦業權轉讓合同的效力如何存在很大的爭議。

                大致可歸納為幾種學說:無效說、生效說、成立未生效說、整體未生效但部分條款生效說。這些學術爭議觀點對一些司法實踐產生了很大的影響,導致法院對該類糾紛的裁決上也出現了“同案不同判”的現象。直至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礦業權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法釋〔2017〕12號,以下簡稱《礦業權糾紛司法解釋》)出臺后,就該問題作出了明確的規定,統一了裁判規則后,起到了定分止爭的效果?!兜V業權糾紛司法解釋》對上述爭議觀點,界定如下:

                首先,礦業權轉讓合同自依法成立之日起具有法律約束力。不能以礦業權轉讓申請未經自然資源主管部門批準為由主張礦業權轉讓合同無效。

                其次,礦業權轉讓合同成立后,在自然資源主管部門批準前,處于成立未生效的狀態。在這種情況下,受讓人有權請求轉讓人履行報批義務,轉讓人有權請求受讓人履行協助報批義務。如果轉讓人無正當理由拒不履行報批義務,受讓人可以請求解除合同、返還已付轉讓款及利息,并由轉讓人承擔違約責任。

                《礦業權糾紛司法解釋》中最高人民法院對于這一問題,采取了成立未生效說,充分體現了我國司法實踐保護礦業權流轉、鼓勵交易的精神,同時也符合債權合同效力與不動產物權變動效力相區分的原則。尤其是給予守約方司法救濟和維護自身權益的權利,充分體現了法律的公平性原則。

                例如,在最高人民法院審理的備受爭議的(2020)最高法民終185號案件中,由于受讓方未履行協助報批義務,交易的礦業權無法辦理權屬的變更登記,導致礦權價值在解除合同時已經受到大幅貶損,最高人民法院最終將正常履行時轉讓方可獲得的利益納入損失賠償范圍,對守約方的利益給予了最大保護,彰顯了司法的公平正義。

                二、股權收購方式

                以股權收購(包括增資)方式實施礦業并購,具有操作便捷的特點,也是礦業并購中廣泛采取的交易方式。

                但是,在實務中經常會遇到一個問題,即對于收購礦業公司股權,是否需要履行礦業權轉讓的審批程序。這個問題的提出者,有時候是并購方的決策者,有時候是礦業權管理機構的經辦人員。筆者也曾經對該問題進行過專門的研究,現將該問題的研究成果歸納如下。

                企業的股權轉讓本屬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司法》調整范疇,轉、受讓雙方只需要按法律規定,履行必要的內部決策(含轉讓方主管/監管部門的決策),辦理股權轉讓工商變更登記即可。但是礦山企業的股權轉讓,因為涉及礦業權的問題,而我國又對礦業權的流轉實行嚴格的行政審批制度,因此在實踐中產生了很多困惑。

                曾經一段時間內,很多省份的礦管政策就明確界定:礦業公司股權轉讓屬于變相的礦業權轉讓,也應當履行行政審批程序。但是,礦山企業股權轉讓和礦業權轉讓屬于兩種性質不同的交易。雖然礦山企業股東發生變更,但礦業權仍然是登記在礦業企業名下,礦業權的主體并未發生變更。所以,《中華人民共和國礦產資源法》(以下簡稱《礦產資源法》)、《探礦權采礦權轉讓管理辦法》等國家層面的法律法規均未規定礦山企業股權轉讓需自然資源主管部門進行審批。目前司法裁判案例普遍認為礦業公司股權轉讓無須履行行政審批程序。

                需要注意的是,近兩年《礦產資源法》修訂過程中形成的《礦產資源法》(征求意見稿)作出了新的規定,即礦業公司變更實際控制人的,應當向自然資源主管部門報告,并依法進行登記。筆者認為,該種報告及登記的行為不屬于行政許可的性質,類似于備案登記,其實質并非對礦業公司股權轉讓要求的行政審批程序。

                三、礦業權作價出資,成立合資公司方式

                該種方式主要是指礦業權人和資金方共同成立公司,礦業權人以礦業權作價出資,合作方一般是匹配資金和其他資源,雙方按照在合資公司的股權比例分配收益。根據《礦業權出讓轉讓管理暫行規定》,出售礦業權或者通過設立合作、合資法人勘查、開采礦產資源的,應申請辦理礦業權轉讓審批和變更登記手續。另外,由于該種合作模式下會發生礦業權人主體的變更,在礦業權作價出資時,礦業權人需要依法履行礦業權轉讓的審批程序。

                實務中,該交易模式下,如國有企業以礦業權進行出資,是否需要進場交易存在較大爭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國有資產法》《企業國有資產交易監督管理辦法》等相關規定,國有資產轉讓應當遵循公開、公平、公正的原則,在依法設立的產權交易所公開進行。一些地方的國資監管機構認為,以礦業權進行出資設立合作公司的行為,也屬于資產轉讓行為,應當按照規定履行進場交易程序。

                礦業權作價出資的模式下,本質上是國有企業的對外投資行為,而非對國有資產的處置轉讓行為。因此,在礦業權作價出資過程中,雙方形成的是投資合作關系,而非買賣關系。合作雙方的合作內容主要基于對彼此的信任和各自優勢的完美結合,力求達到“1+1>2”的效果,但由于礦業權作價出資必須通過礦業權轉讓方式得以實現,在很多情況下容易被誤解為是一種單純的礦業權流轉行為。任何事物都應透過現象看本質,剖開“面子”看“里子”。因此,礦業權轉讓行為僅是實現作價出資的一個環節,而作價出資更多體現的是合作各方對于合作模式、各自的出資義務、合作公司的治理架構、收益分配和風險負擔等問題作出的統籌安排,本質上是一種合作投資行為,即利用各自的優勢和資源整合,共同開發礦業權價值的行為。在這種情況下,國有企業履行新設公司的相關國資審批程序即可,例如,對礦業權進行評估、報請有權限的審批機構對投資事項進行決策,而無須進場交易。此外,合作開發畢竟還存在“人合”因素,注重的是未來的發展合作和共贏,而非短期單一資產處置價值最大化的市場行為。

                *免責聲明:本官網所載內容僅供參考,讀者不應單純接受官網信息而取代自身獨立判斷,應自主做出決策并自行承擔風險。本官網不對任何因使用本官網所載內容所引致的損失承擔任何責任。

                【全文完】

                標簽:

                False
                False
                False
              2. <track id="iqkyb"></track>

                      <track id="iqkyb"><div id="iqkyb"></div></track>
                    1. <source id="iqkyb"><thead id="iqkyb"></thead></source>
                      <track id="iqkyb"><span id="iqkyb"><em id="iqkyb"></em></span></track>

                      <track id="iqkyb"><div id="iqkyb"></div></track>
                          1. <track id="iqkyb"></track>